2009年6月18日 星期四

江翠之肺,豈容消逝!

video

自民國六十六年建校以來,由不及肩高而成長茁壯的校園老樹,陪伴江翠國中學子、老師及社區居民走過生活點滴,承載著無數人的成長記憶,而在板橋地區的都市綠地,登上高樓放眼望去,江翠國中老樹林即為其中一份綠意,如此的稀少與珍貴,不單是板橋人,更是全台灣人的資產。

未料從九十六年起,僅僅少數幾個人密謀將此片樹林完全抺去,意圖「移植」至遠方「樹木銀行」,為什麼?因為原地將蓋起游泳池及地下二層停車場,理由是學生需要「游泳教育」與「社區停車位嚴重不足」。

學生需要游泳教育沒有人會反對,但學校是否必定需要一個游泳池?姑且不論鄰近現有兩處幾近經營困難的民間游泳池,可取得優惠條件讓學生上游泳課,根本問題在,學校是否有能力經營管理游泳池,有足夠的師資、救生員來維持例行運作?若委外經營不擔心落得割地又賠償的下場?

主事者聲稱社區停車位缺乏,致使車輛隨意停放,影響學生上下學安全,但根據調查,目前鄰近的公民營停車場卻有三百多個閒置空位,街道停車問題不在停車位多寡,而在民眾有無守法且停車需付成本的觀念。最令人無法接受的是,學校活動中心地下即有五十個停車位,若再加上預計闢建的二百四十三個停車位,一個國中校地底下竟然擁有將近三百個停車位,設計公司還在玩「社區總車輛數不變,其總污染量不變」的數字遊戲,難道如此集中的停車場,不會嚴重影響學校師生的健康;若不幸建案果真進行,學校師生不知將有幾年時間會在工程施作的聲響與震動中度過!

經過一群社區居民與退休老師努力奔走,教務會議亦表決「停止籌建案」,得到116票贊成、0票反對的結果後,台北縣政府原已做出緩辦決議,未料不超過一個月,又在施壓下行文學校工程必需「儘速辦理」,讓許多人一年多來的心血盡化烏有,甚至,主事者在社區說明會上一面倒的反對聲浪中,依然我行我素,置若罔聞!

雖然設計公司更改將老樹「以校園移植為優先考量」,事實上,環顧整個校園,何處有移植空間?主事者聲稱「移植後,還會種更好的。」更是空口白話,昧於事實。移植時,老樹被斷手斷腳,存活堪慮,即便幸運存活下來,需要再經多少年月長成眼前樹林濃鬱樣貌,學生無辜何處遮蔭?農業局辯稱老樹死亡廠商負責賠償,一棵三十餘年的生命,該計算價值多少?

當校長行禮如儀聲稱:「按照上級指示」,推動的縣議員拍胸脯保證:「我百分之百願意接受用選票來考驗」,面對孩子的提問,我們該如何自處?一位退休老師質疑,「生命教育」難道只是在教室「放放錄音帶」嗎?面對眼前一棵一棵的生命我們持何種態度、選擇何種行動時,所謂的生命教育何需多言!

沒有留言: